马街书会官方微信

在逆境中高歌猛进

2016-02-02 17:08:23来源:网易新闻

 河南歌舞演艺集团曲艺团副团长王国军凭借河南坠子《岳母刺字》,获得第六届中国曲艺牡丹奖表演奖,并被聘为中国鼓曲、唱曲艺术委员会委员。

  因为热爱所以追求

  王国军生于河南省郏县冢头镇王寨村的清贫农家。他年龄稍长,村里人有了收音机,那小匣子里能唱歌、会演戏,能说评书、说相声,一下子就把他迷住了。他经常跟着收音机学习豫剧唱腔,时间长了,竟也唱得像模像样,挺招人喜欢。热爱文艺的萌芽就这么在他的心里滋生着、疯长着。高中毕业,如愿以偿地考上了郏县豫剧团,成为一名豫剧学员。从练基本功开始,翻筋斗、劈叉、学唱腔……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披星戴月,闻鸡起舞,不知道吃了多少苦,流过多少汗,洒过多少泪水。因为热爱,他从没有退缩过。1989年,王国军获悉著名河南坠子表演艺术家赵铮在河南省戏曲学校举办的曲艺班招收新生。因为他有戏曲基本功的坚实底子,加上赵铮老师慧眼识才,他被顺利录取,成为曲艺班的学员。

  为了更好地提高艺业,他在课余时间到赵铮老师家里,虚心求教,恳请老师教他《岳母刺字》《风波亭》《双枪老太婆》等经典名段。把老师的教诲当成自己上进的动力,孜孜不倦,勤奋演练。他在曲艺班毕业前,尽得赵铮老师真传。

  1992年,他以优异的成绩从曲艺班毕业,被分配到河南省曲艺木偶剧团,成为一名曲艺演员,从此登上了他终生难以舍弃的曲坛。

  因为有梦所以执着

  王国军在省曲艺木偶剧团的演艺道路并非一帆风顺,而是充满了曲折、坎坷。当时,团里的曲艺演员名家云集,没有他登台演出的机会。一个演员不能登台演出,内心的痛苦可想而知。王国军为了生计,万般无奈,只好到郑州一家大酒店当服务员。他热情好客,勤奋学习,刻苦钻研企业管理。由于业绩突出,很快破格升迁,从业务员、领班、主管、部门经理,最终当上了总经理,在郑州酒店行业声名鹊起,成了一名职业经理人,跻身白领阶层。不过,这终究不是他梦寐以求的理想,他并没有“干一行爱一行”,连一天也没有放弃自己所钟爱的河南坠子、河洛大鼓。不仅趁着空余时间练习演唱,而且还在双休日、节假日到各单位及市郊去演出。同时,夜晚还要学习鼓曲、唱曲的音乐创作。他始终坚信:只要“曲不离口,拳不离手”,持之以恒,勤学苦练,演技定能精进,就不愁没有机会重返曲艺舞台!

  机会终于来了。随着文化体制的改革,2011年,隶属于河南省歌舞剧院的曲艺团改制为河南歌舞演艺集团公司曲艺团,实行聘任制。王国军喜出望外,为了钟爱的曲艺事业,他毅然决然地辞去了年薪20多万元的企业总经理职务,重返曲坛,被聘任为曲艺团副团长。其实,曲艺团已经远离昔日的辉煌,人员调走的调走,退休的退休,只剩下13名演员,几乎完全失去了演出市场。在企业界经过多年磨炼的王国军深知要想把企业做强,必须首先抓好队伍建设。他通过和主管领导范军协商,并向演艺集团的领导申请,通过招聘,重新组建了鼓曲、唱曲的伴奏乐队,补齐了曲艺团的各个艺术行当。同时狠抓艺术生产,尽全力使曲艺团重新恢复“造血功能”。近年来,通过集团领导和全团演职人员的共同努力,曲艺团已经成为河南省歌舞演艺集团的有生力量。

  与此同时,王国军无数次翻阅《中国曲艺志》《河南曲艺史》和有关曲艺专著,认真学习曲艺理论,求索曲艺大师们的演唱风格和特点,探究和寻求更多的理论支撑。他无限怀念恩师赵铮先生。经过深思熟虑,写出了《赵派河南坠子的音乐特征》一文,在《曲艺》杂志上发表;他撰写的论文《浅谈赵派河南坠子的音乐创新》,入选第二届中国曲艺(柯桥)高峰论坛。接着,由他演唱、尽得恩师真传的河南坠子《岳母刺字》,在2010年全国曲艺大赛中一鸣惊人,被众多曲艺名家交口赞誉,最终获得了中国曲艺牡丹奖表演奖;此外,他还受到中共河南省委、省政府的通报表彰。

  因为好学所以奋进

  王国军的嗓子先天条件并不是很好,何况鼓曲、唱曲的演出市场不容乐观,前进的路上自然免不了坎坎坷坷。2011年,曲艺团决定由王国军领衔主演小品连续剧《千秋梦》。为此他投入了很大精力,最后却因为种种预想不到的原因而夭折了。此事对他打击很大,但是,他并没有一蹶不振,反而激发了他顽强进取的执着精神。

  他坚信鼓曲、唱曲是无数曲艺前辈遗留下来的艺术瑰宝,不是观众不欢迎,而是演员自身存在脱离时代的缺陷。鼓曲、唱曲要创新,首先必须继承好传统,在继承的基础上创新是必由之路,舍此别无他途。他是赵铮的高足,却毅然摒弃门户偏见,向另一位河南坠子表演艺术家、国家一级演员刘宗琴登门求教,虚心学习。刘宗琴老师年过八旬,体弱多病,被他虔诚求学的精神感动,向他传授表演技艺。他们两人一个教得认真,一个学得执着。在大约两年半的业余时间里,王国军学会了刘宗琴的中篇说唱《李逵夺鱼》《双雄会》,而且演唱得惟妙惟肖,颇得刘宗琴的演唱神韵。刘宗琴临终前还说:“没想到临老遇着王国军,继承了我的衣钵,让我死而无憾了。”

  王国军喜欢山东菏泽国家一级演员刘瑞莲河南坠子唱腔,便不顾相隔遥远,自费驾车前往求教。向刘瑞莲学习河南坠子《王二姐思夫》《孔繁森辞母》等唱段;和刘瑞莲共同探讨交流“赵派”河南坠子《岳母刺字》的演唱心得。两人互相切磋,彼此受益匪浅。

  王国军在经常练习、改进发声方法之余,还“贪心不足”地向本团琴师杨庆林及河南省曲剧团著名作曲家杨华一学习鼓曲、唱曲的谱曲方法和经验,并主动请我传授他河南坠子的写作技巧及从生活中获取灵感的体会。近几年,演艺圈里逐渐出现了“一年师傅二年哥,三年背后掏家伙”的丑恶陋习,使“尊师敬道”的优良传统不复以往。难能可贵的是王国军对老师们极为尊敬,曾多次陪杨华一老师到医院治疗耳疾,并经常到省干休所看望曲艺前辈张凌怡老师,我生活中有了困难,他总是第一个鼎力相助。正因为此,老师们都喜欢他,乐意倾其所知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他。他像海绵吸水一样,“贪婪”地汲取曲艺演唱、作曲、创作经验,不断提高思想修养和艺术修养,孜孜不倦地向着鼓曲、唱曲的演唱高峰攀登。

  “台上三分钟,台下十年功”。近些年来,不少曲艺演员似乎很少练功了。王国军则不然,坚持天天到离家不远的紫荆山公园跑步、练习唱腔。遇到雨雪天气,他就在室内练。天道酬勤,凭借顽强的毅力和韧性,他逐步掌握了河南坠子、河洛大鼓、大调曲子的演唱技巧。

  2013年,他受河南省文化厅、省歌舞演艺集团领导指派,到淮阳县参加河南省委、省政府的扶贫工作。在此期间,他跑遍了该县各乡、镇的文化站,充分体验百姓生活及在新农村建设中涌现出来的正能量。一年后,他重返曲艺团,向我说起在基层的感受,我俩共同创作了河南坠子《慈母泪》。由他作曲、陈胜利编配,曲艺团乐队共同排练,搬上舞台演出,取得了极佳的演出效果。2014年,该曲目被中国曲协选定,参加了中宣部、中央文明办、中国文联共同主办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全国巡演活动。所到之处,赢得了热烈的掌声及赞誉。观众们由衷地说:“唱的像是俺身边的事儿,俺听了还想听。”
  2014年10月,习近平主席主持召开全国文艺座谈会讲话后,他撰写的学习文章《唱身边事,老百姓听了还想听》,刊登在了2014年12月8日的《中国艺术报》上。2015年12月25日,《河南日报》又发表了他撰写的理论文章《扎根人民扎根生活》。年终,河南坠子《慈母泪》被评为第四届河南曲艺牡丹奖。2015年10月,王国军又参加了首届全国河南坠子大赛,他演唱的河南坠子《李逵夺鱼》荣获一等奖。更值得欣喜的是,在刚刚结束的河南省曲艺家协会第六次代表大会上王国军当选为新一届省曲协副主席。硕果累累,喜讯连连,王国军并没有因此而陶醉,他说:“静水流深,天道酬勤,是我毕生的座右铭。”

  作者档案:张九来,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编剧、河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专家评委会委员。曾为演员创作、发表曲艺作品1600余篇(部),获省级以上160多个奖项;其中《新竹枝词——张九来曲艺作品选集》,于2003年4月获河南省第三届优秀文学艺术成果奖。

2001 © 豫ICP备06010539号 感谢紫田网络提供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