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街书会官方微信

这届马街书会的“大数据”和“小花絮”...

2016-02-29 13:39:46来源:平顶山晚报

不到马街不知书会浩大

不到书会难解曲乡盛名

开锣当天,马街书会接待20多万人次

2月20日,农历正月十三,是马街书会的正日子,一年一度的曲艺盛会当天正式鸣锣开唱。上午8点半,记者赶到会场看到,西入口的两侧已经停了不少汽车、摩托车和农用三轮车。会场内,艺人早已开唱,赶会的听书人自由走动,走到优秀的曲艺人前便驻足喝彩。大约1个小时之后,记者明显感到会场的人一下子拥挤起来,行走其中,一不小心就会被踩了脚。

 

大风起兮裙飞扬

尘土打脸只管唱

 宝丰县是有名的“中国曲艺之乡”,宝丰的马街书会已有700年的历史。每年的正月十三,千余名曲艺艺人从全国各地赶到马街书会,以天作幕,以地为台,以曲会友,亮书、卖书。当天,数以万计的赶会人摩肩接踵。书会场内,叫卖声、演唱声声声不断,各种“家用神器”、小孩儿玩意,应有尽有。这时候的马街书会就像是古时的闹市,只是,在闹市里,艺人是点缀。而这里,艺人是真正的主角。

 

每年正月十二,就开始有艺人陆续从远方赶来,住进了马街当地的农户家中,丝弦鼓乐之声便开始此起彼伏。正月十二晚上9点半,在马街北村,当记者看到大拨大拨的村民看完曲艺表演,边议论边搬着凳子回家时,顿时有一种穿越回到上世纪90年代农村放电影时的感觉。

 

正月十三上午9点半,在会场东南角的舞台上,第十一届宝丰马街书会优秀曲艺节目展演第二场正唱得热闹,舞台上的幕布被风分割成一道道布条,随风飘扬,有工作人员正欲爬上去再次固定。来自河北艺术职业学院的三名高挑美女演员正在台上表演乐亭大鼓,她们身上的长裙,也被风吹得高高飘起。尽管如此,三人脚下纹丝不动,唱腔曲折悠扬。

 

除了舞台展演外,更多的民间艺人随便占个位就成了一家“书棚”。河南坠子、凤阳花鼓……场内各家声音或大或小,有些连音响都没有,就靠嗓子吼唱。来自鲁山下汤的郑玉容今年32岁,12岁开始学习河南坠子,因为参会时间久,唱腔正,她在马街书会已经小有名气,拥有一批既固定又忠实的“粉丝”。当天她一头短发被刮得蒙住半个脸,脸上还有不少灰尘,但依然唱得十分专注。一曲《大明英雄传》唱罢,不少围观的人上前询问她是否刻有光碟。

 

“我年年都来听她说坠子,好着嘞!今年找到她的时候刚唱完,我就过来跟她说休息会儿再唱一段吧,没想到人家立马就站起来又唱一段。”鲁山县团城乡赶来听书的范钦宪今年63岁,挤到记者跟前说。正说着,有人挤过来向郑玉容要名片,“唱得不赖,想找她写书”。

 

到马街书会“赶考”

被演出团队“相中”

 昨天下午,记者从宝丰县委宣传部了解到,今年马街书会正式开锣当天,共接待20多万人次。参会的艺人来自吉林、辽宁、山东、山西、安微等10余个省份以及河南省的30余个县市,其中民间曲艺艺人达到886人332摊,戏剧、杂技等其他民间表演类艺人638人,表演有东北大鼓、凤阳花鼓、渔鼓道情、河南坠子、三弦书等10多个曲种。

    

在这千余名艺人中,有四代相传的,有一家3口齐上阵的,更有参会几十年的老艺人。其中,73岁的焦作人李俊才很特殊,他和老伴慕名第一次来赶马街书会,因为不知道具体在哪一天,他们2月12日就坐火车赶到了宝丰,在宝丰一农户家中住了一周多,就为等着书会开锣。

    

李俊才十几岁开始学习河南坠子,能说会唱,是村里的名人儿。后来迫于生活,他在28岁时放弃坠子书成了一名工人,但是对曲艺的热爱几十年却来没有改变。退休后,李俊才重拾爱好,在家苦练一年后就开始走街串巷表演曲艺。

    

“人家都说‘不到马街说书不灵’,我就慕名而来了。我来这不求赚钱,就想检验下自己唱的还有没有人听,我来马街是‘赶考’来啦!”李俊才说,曲艺表演中每件乐器都看似不起眼,却都有独特功能,“打个比方说,七寸书鼓是叫人的,一敲传老远,人的注意力立马就过来了;简板最重要,掌握说书的节奏;弦子做陪衬,没弦子说书人可累得够呛;挠是增加点变化,让表演不那么单调。”

    

李俊才一曲《萧飞抓药》吸引了宝丰人黄占国的注意,他是当地演出团的小品演员,也是一名演出团的带队人。他告诉记者,平时在家没机会接触外地的优秀艺人。所以每年的马街书会,就成了他挑选艺人组团的最佳时机,今年他“相中”了李俊才。

 

蹊跷的“马街天气”

让你“一秒变翠花”

马街很出名,马街的风也很出名。第一次去马街书会的人总会笑着说:“马街风真大!”年年都赶马街书会又会说:“马街天气太蹊跷,就没有过好天气,不是下雨下雪,就是刮大风!”据说,每逢马街书会开始,总会大风肆虐,尘土满天,荡起的尘土能达半人高,包裹着赶会人缓慢前行。记者刚刚到达现场时,低头一看,亮红色小短靴瞬间均匀地变成黄色的了。

    

其实,抛开不常见的雨雪天气,正月十三当天阳光明媚,白天温度在10摄氏度左右,天气预报风力3-4级,是常见的风力等级,并非大风。记者一路行至会场西侧入口时,还为有个好天气而偷着乐。谁料,一走进会场,立马就被尘土眯了眼,嘴里也尽是黄土,鞋子、衣服上也荡了厚厚的一层土。记者随即发了一张自拍照在朋友圈,扎好的头发被刮得歪向一边,有朋友立马回复:“一秒变翠花,马街书会,神奇的功效。”

    

马街书会占地600多亩,全部在田地之上,四周除了新建的中华曲艺馆,再无其他任何建筑物。以天为幕,以地为台,地头“野风”本来就很狂,再加上书会会场位于应河之滨,应河正好从其西部、南部绕过,自然总在“风头”上。再加上数万人在书场走动带起来的扬尘,就造成了每逢马街书会天气不好的印象,也就是著名而蹊跷的“马街天气”。

    

百闻不如一见,记者建议您明年书会现场走一趟。虽然你很可能“一秒变翠花”“瞬间变狗蛋儿”,但是您将能真实感受到曲艺之乡的盛况和中华曲艺和民俗文化的魅力。(平顶山晚报记者 杨尊尊/文 禹舸/图)

2001 © 豫ICP备06010539号 感谢紫田网络提供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