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街书会官方微信

曲艺生态:梳理艺术阶位引领机制

2016-02-16 23:35:12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张祖健

   曲艺有艺术传统阶位模式

  千百年流变的中国艺术已形成社会教化、制艺技巧、艺术美学三个范畴艺术功能领域,领域内的艺术传统有阶位高低之分,建构了艺术活动的阶位顺序模型,艺术流变通过阶位顺序梳理艺术活动层级,规范艺术发展取向。曲艺也如此。

  中国的艺术应用首推社会教化“应用”功能,强调“诗言志”,讲究“故正得失,动天地,感鬼神,莫近于诗”,强调建立“经夫妇,成孝敬,厚人伦,美教化,移风俗”的功能体系。横向看,文学艺术“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垂直看,先秦歌谣、唐宋诗词至元明小说戏文,都遵循“上以风化下,下以风刺上”的艺术教化功能,可见古人把社会教化功能推为艺术应用的最高阶位。曲艺从讲浑经、弄参军、学乡谈、唱赚曲、说平话等演变而来,演变史证明其内容教化在先,制艺讲究在后,而后以美学独特表现巩固艺术驻足于世。诚然,曲艺社会教化功能中既有《岳飞传》《杨家将》《三国演义》等伸张民族大义和忠义道德等高阶位作品,也有大量诸如《十五贯》《杨乃武》《清风闸》等诉求民间疾苦和社会公平等中等阶位的曲目。同时,曲艺有大量教化功能还比较初级的曲目,有些制艺水平还很高,如纯粹的技艺表现为主的作品。总体看,曲艺在教化功能领域形成了高、中、初级的阶位顺序,其稳定的阶位顺序有引领曲艺价值发展的模式功能。

  艺术以艺术魅力感人,各类艺术为此建设制艺系统,并在制艺领域内建构高低有序的阶位层级。艺术的制艺功能领域生成艺术程式,养成艺术规制,由此孵化出艺术流变和传承的体制。“说、学、逗、唱、演”规定了曲艺制艺领域,超越这个领域,曲艺艺术形态和本质属性就会改变。在高阶位制艺技术的统率下,曲艺衍生出制艺范畴和阶位序列,如曲艺内容制艺、形式制艺、表演当行制艺等范畴,每个范畴内艺术传统阶位各有高低之分。如苏州评弹“说、噱、弹、唱、演”五个制艺范畴,演化出“理、味、趣、技、细”高阶位制艺层级,被历代艺人奉为圭臬。李润杰“平、爆、脆、美”创制的板书制艺,也是制艺的高阶位。曲艺制艺有大量中等水平阶位曲目及演艺。通常,这些阶位尚未达到高阶位制艺水平,但往往有一技之长,吸引和凝聚艺术观赏爱好者。苏州评弹演艺中多有开篇大王、噱头大王、琶王等涌现就是例证。曲艺制艺领域的初级阶位活动,往往体现在口技、绕口令、乡谈、模仿、双簧、乐器、杂耍表演等技巧表演上。曲艺演艺市场上,不同制艺阶位艺术表现各有对应市场需求,演出和欣赏双方可能形成阶位对应的利益共同体。

  艺术以美动人,并建构艺术美学,曲艺也是如此。曲艺是我国各民族说唱艺术的汇总,其艺术美主要领域是用民族语言通过“说学逗唱”方式塑造特定故事、情态、艺术形象的美学理念、美感范畴以及审美机制。以精细见长的江南曲艺有王少堂的《水浒》四部“十回”,有苏州弹词徐云志《三笑》中生成的悠扬软糯“徐调”声腔,有上海滑稽周柏春《宁波音乐家》晚清民初江南雇佣情态的独特描摹,由袁一灵《调查户口》中辛梅友人物形象表现的都市贫民遭欺负时嘲讽反击的伶牙俐齿,从各个角度体现曲艺美学境界。曲艺美学有阶位,高阶位美学不仅体现在曲艺各美学范畴内涵的精神充足,并与社会教化、制艺技能高阶位活动相匹配。如此的曲艺美学高阶位表现可从侯宝林、马三立、马季、高元钧、李润杰、刘天韵、徐丽仙、王少堂、康重华等已故曲艺大师的艺术成就中体会。曲艺美学各个范畴有中层阶位,其虽未达高阶位水平,却往往在美学领域某些维度有突出表现,如一类艺术人物形象的深刻描写,一种声腔的酣畅演唱等,给人独特美感,引导人进入一种美学境界,甚至演绎为曲艺美学范畴的某个坐标节点。曲艺美学各范畴中也有初级阶位,如那些草创的,尚待加工打磨的美学表现,尽管这类曲目技艺可能很接地气,给人以乡情、世情以及人情的愉悦,但其艺术美学水平表现尚待提升。

  两种模式各有优长

  承上所述,曲艺已建立社会教化、制艺和美学三领域艺术传统的高、中和初级的阶位顺序,并形成首推“言志”的阶位模式。一般来说,在曲种初始时期,曲艺大体遵循教化为上,制艺为道,追求美学升华这样的模式。这种模式具有自身的逻辑引领机制,使艺术行为遵循重教化、在教化中寻找制艺方向,并在教化和制艺并举中生成自身的美学体系。我国民族艺术的功能领域及其领域内艺术传统的阶位顺序,是一种艺术内部发展的驱动机制和自我规范机制。艺术活动会沿着这些功能领域的阶位梯次进步,然后汇总成为功能领域高阶位艺术传统的集聚,最后建构艺术文明。新中国成立后的曲艺建设中,曲艺大师侯宝林、高元钧、李润杰、刘天韵、王少堂等艺术贡献就在于此。

  曲艺在“言志”阶位顺位模式外,另有以“艺术至上”为宗旨的阶位倒置模型。随着艺术精进,曲艺和我国古典诗词、戏曲、音乐、绘画一样,艺术的功能领域及其阶位出现序列倒置,表现为艺术践行首推美学功能,其次论制艺高低,最后在意教化强弱。这个态势也体现在各功能领域内部的阶位排序。明末柳敬亭说书着意教化,甚至到安徽明军中说书,但晚清扬州评话更注重说书技艺。民国时期苏州评话《三国》《水浒》《大明英烈》等原是以教化为上的大书,在听众听熟书情故事后,艺人以演艺个性驻足市场,一时间,评话艺人“活包公”“活胡大海”“活关羽”“活鲁肃”“活宋江”“活李逵”“活武松”等绰号口碑,流芳江南书场,艺人普遍以说书制艺水平追求说书美学个性,作为票房基础。新中国成立前,沪、苏等地评弹已进入唱重于说的功能阶位秩序倒置的模式。从曲艺学学理上分析,这种艺术功能和阶位序列倒置模式是成熟艺术特有发展模式,模式的逻辑内涵是保障艺术精粹的凝聚力,抵御其他因素对艺术传统的冲击和渗透,是艺术生态自我维系的一种历史模式。但曲艺史案例也显示,这类“艺术至上”的模式有固化趋势,严重时会阻碍艺术文化吐故纳新进程,甚至窒息曲艺的文艺精神更新,形成积贫积弱的艺术流变机制,直至艺术失传。正因为如此,唐宋有古文运动,元明有杂剧流行,新中国曲艺则有说新书运动等,以此激活曲艺功能领域中重言志重内容顺位模式。

  应该指出,当下的曲艺活动,“言志”和“艺术至上”两类功能领域及其艺术阶位序列模式是并行的,孰是孰非时有争论。有些曲种,以“言志”顺位序列模式引领,发展或脱困就快些,如北方的相声、板书、二人转,南方的莲花落、南京白话等。有些曲种由“艺术至上”功能及其阶位倒置模式引领艺术活动,发展显得矜持,诸如清曲、琴书等。也有些大曲种,内部并存两类模式,发展各有侧重,如二人转、江南的评弹等。

  哪种模式被激活取决于时代需求

  两种功能领域序列和艺术阶位序列构成的模式交集导致曲艺认知时代要求时有困顿。在社会平和发展时,曲艺发展比较专注“艺术至上”的功能阶位倒置模式,因为这类模式能保证艺术竞胜力,保证艺术的社会生存机制,受到曲艺界强烈拥护。但这类模式也会因此非常内敛,往往轻视外部社会环境要求艺术加快革新的发展信号,成为曲艺曲种落伍时代要求的内敛因素。在社会快速发展时期,曲艺“言志”模式会被激活,使曲艺正面响应时代要求,导致曲艺获得时代鼓励而大发展。

  近百年来,曲艺全面进入内容为王时期,因重视社会功能引领艺术发展而获得艺术繁荣。最典型例证,上世纪80年代上海评弹作品《真情假意》风靡大江南北,全面恢复这个曲种的艺术活力。曲艺“艺术至上”模式对艺术发展有不可小觑的保障力。曲艺生态平衡的愿景是两类功能阶位序列模式的和谐交互,但这取决于对社会发展信号的准确认知。

  当下,曲艺生态平衡出现了新课题。三十余年改革开放,使国家经济发展和社会财富巨量增长,经济发展速度和财富积累与分配模式使曲艺对时代特点认知,对认知曲艺自身在社会物质文化的阶位方位,存在认知困惑。社会发展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进程,导致贫困、温饱、小康、小富、大富和暴富的各类社会欣赏层级对曲艺发展提出各异的欣赏与消费要求,从不同层次刺激曲艺“言志”“艺术至上”模式价值取向,甚至引导某些曲艺演艺在两个功能领域阶位模式的低阶位层面孵化出“娱乐至死”行为模式。当下,物质文化阶位高企状态曲艺在认知社会发展大势上有些困顿:某些观众只要求曲艺提供比较纯粹的娱乐产品,满足职业劳动之余闲暇消遣需求;也有比较富裕的中产阶级愿意保持对曲艺高雅经典的欣赏,甚至赞同曲艺脱离草根习气而攀登高雅阶位,赞同建设文化曲艺,上海评弹界的周红、徐惠新等就着力建构“文化评弹”;有很多观众盼望曲艺能够在娱乐中给予生活进步的指导,欣赏类似姜永春《昆明血案》《廉政风暴》等反映时代生活的新曲目。

  曲艺是个体性很强的艺术活动。目前,有曲艺家坚持“言志”模式,创作很多贴近时代接地气的曲目;也有曲艺家洁身自好,立足门户坚守艺术至上传统;也有曲艺家迎合社会欣赏,奉行曲艺就是逗乐技艺的宗旨,求取市场欣赏的数量集结。不少曲艺家,甚至一些曲种对社会文化消费阶位剧烈波动显得无所适从,感觉既有的“言志”“艺术至上”及“娱乐至死”等艺术功能阶位模式均不敷经用,希望曲艺研究为此排解曲艺原有生态模式与时代精神对接中的认知困顿。

  低阶位舆情阻止阶位升级

  曲艺生态平衡有个新现象值得注意,即曲艺阶位舆论与阶位舆情的不对称博弈对曲艺发展模式扬弃产生的影响。回顾新中国成立后曲艺研究,可以发现新中国成立后前40年,尽管研究倾向在曲艺“言志”和“艺术至上”两个发展模式间摆动,但大势是理论舆论指导艺术实践。通常,曲艺家和学者都习惯大众传媒建构的舆论对艺术发展模式的反馈与指导,由此也构成曲艺与社会发展之间的平衡。

  互联网传播打破了由大众传媒一统舆论左右曲艺发展模式的格局,“世界是平的”,互联网社会通讯新格局具有“去中心化”传播技术特点,孵化出数量级的舆情力量。于是,原有的“言志”和“艺术至上”的曲艺发展模式很难再借助大众传媒话语权限维系权威的舆论引领力。相反,即使毫无曲艺知识和欣赏经验的观众,也可以在网络上大声讲出对曲艺节目的意见,甚至可能被煽动成为对传统曲艺发展模式的攻击口水。互联网传播既有舆论也有舆情,但网络传播有掀起口水舆情的技术便利,以致网络传播中曲艺阶位舆论开始让步曲艺阶位舆情。这种现象对曲艺发展的影响不可小觑,例如传统曲艺强调寓教于乐使命的舆论被抑制,娱乐至死的曲艺功能阶位模式被吹捧。应该指出,低阶位的口水舆情几乎很难积累艺术精粹,并且阻止曲艺功能领域及其艺术传统阶位之间的互动与升级。当然,网络上曲艺新观众的大量涌入,形成暂时性的低阶位欣赏态势也属正常,但需要警惕好事者故意召集网络水军舆情抑制曲艺高阶位艺术传统的传播,排除这类舆情曲艺对时代精神正确认知的干扰。

  总而言之,讨论曲艺的生态建设,不仅要梳理曲艺形成的功能和阶位顺序模式对艺术生态的引领,也有研究曲艺对时代要求的认知能力,一个现实的任务,研究曲艺生态,应该建设主流舆论以及具有正能量的舆情格局。

2001 © 豫ICP备06010539号 感谢紫田网络提供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