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街书会官方微信

传统曲艺在多元文化消费时代的脉动

2016-02-16 23:32:28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郑荣健

   对曲艺逐渐滑坡的忧虑已在业界持续多年,2014年却让曲艺界人士的精神为之一振。苗阜、王声的相声《满腹经纶》红火起来之后,人们突然发现,在北京、上海、成都、南京、西安、重庆等纷繁喧嚣的现代都市中,一批年轻人正把曲艺搞得有声有色。

  这一现象引起业内的高度关注。在城镇化建设稳步推进、不少城市向国际化大都市迈进的当下,曲艺的生存环境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一方面,曲艺受到现代娱乐方式的挤压,在创作和人才均显危机的情况下,市场环境更加恶化;另一方面,多元文化交汇融合,受众的新群体特点和信息互动方式,又让曲艺的生存与发展得到新的机遇,一切似乎柳暗花明。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上海市嘉定区安亭镇近年来的曲艺发展。这个以现代汽车工业崛起的沪上小镇,在经济社会高速发展的同时,近年来致力于传统文化的保护和传承,力推老百姓喜闻乐见的沪书、故事、上海说唱、评弹等曲艺文化建设,成为上海首个“中国曲艺之乡”,在上海市乃至长三角地区都具有了一定的影响力。从曲艺演员、曲艺社团到“中国曲艺之乡”,现代曲艺的新变化并不仅仅是“点爆破”,也在各个层面隐然有了联动。

  针对这一现象,有关方面提出了“多元文化中都市曲艺的生存与发展”的概念,并很快举办了以此为主题的研讨会。研讨会由中国曲协、上海市文联、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政府主办,上海市曲协、上海市嘉定区文广局承办。时间为2月28日,地点在上海。

  中国曲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秘书长董耀鹏,上海市文联党组书记、专职副主席宋妍等中国曲协、上海市文联、上海市嘉定区有关领导,以及王汝刚、崔凯、李立山、常祥霖、李伟建、岳永逸、范林元、梅平、葛明铭、张祖健等曲艺专家参加了研讨会。用中国曲协副主席、上海曲协主席王汝刚的话说,这是让大家来给都市曲艺的生存与发展“把脉”的。

  进入城市的曲艺曾经繁荣,如今受到多元文化消费的极大冲击

  在中国曲艺的发展历程中,北京、上海、天津是绕不过去的重镇。曲艺从农业社会土壤中产生,但多数曲艺样式真正地定型为成熟的艺术形态,应该说是进入城市后的事情。城市五方杂处的人口特点和文化交汇的枢纽功能,给曲艺繁荣提供了广阔的沃土。

  上海市曲协副主席葛明铭认为,在我国经历的三次大规模的城市化浪潮中,每一次都对曲艺发展造成了深远的影响。上个世纪30年代前后,上海不仅滑稽戏、评弹等本土曲艺非常繁荣,全国各地诸如山东快书等南北曲艺也纷纷进入,而且借助新兴媒体广播电台的传播,发展很快。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曲艺在都市也极为繁荣,进入了一个黄金期。从上个世纪70年代末至今,第三次大规模城市化浪潮却显出了新的特点,也给曲艺发展提出了新的课题。葛明铭指出,变化主要体现在城市逐渐同质化造成的方言缺失、受众群越发个体化而且缺乏兴趣的传承,前者使曲艺逐渐失去赖以生存的语言载体,后者则使曲艺在多元文化碰撞的现代都市中更脆弱、更容易受到其他娱乐方式的冲击。更重要的是,如今曲艺已从过去面对文化消费缺乏选择的受众到不得不面对文化消费多元选择的受众。

  “过去曲艺面对的是群体受众,如今变成了个体受众。比如说,过去三八妇女节妇女集体看电影,青年节则年轻人集体看,儿童节也组织集体看,即便是邻里之间,因为过去城市的居住环境和条件不像现在单门独户不相往来,哪怕看戏也是呼朋唤友。过去的受众是有传承的,很多人从小就被父母带着去看曲艺,有家庭的熏陶,但现在几乎没有,孩子都有了独立的选择,在多元文化消费中更使曲艺的市场空间被不断压缩。”葛明铭说。

  大环境靠社会,小环境靠自己,观念新和接地气是根本

  一段时间以来,业界不时会提到曲艺发展的危机。与会专家认为,不管是创作乏力还是人才青黄不接,都跟多元文化消费时代的冲击有关,这是一个大环境。上海市曲协副主席范元林表示,大环境的变化靠社会,小环境的改变靠自己。如今曲艺的生存与发展,确实还存在诸如侵权泛滥、曲种生态失衡等现象,都有待规范、引导或扶持。

  以苗阜、王声等年轻曲艺演员和西安青曲社为代表的都市曲艺新势力的崛起,显然给曲艺界带来了莫大的惊喜。研讨会上,相声表演艺术家李立山说起这一现象,难掩欣慰:“我们惊奇地发现,有那么一批热爱曲艺的年轻人,他们走出了传统的领地,大踏步地走向了江浙沪,扎根于川黔豫,一大批有影响的团队像上海的品欢相声会馆、江苏的南京相声俱乐部、成都的哈哈曲艺社、重庆的逗乐坊、陕西的青曲社等等,他们都在艰难之中创业,经过一段艰苦的打拼,现在都是红红火火,分别在各个大中城市站住了脚,不仅电视上有影,电台里有声,在互联网上也都有了自己的粉丝。”

  李立山分析,演员优秀、基本功扎实固然是重要原因,观念新和接地气更是最根本的前提。他提到一次给某电视台推荐相声节目,开始不明白为啥对方要洋气,结果看了节目就叹服,因为一个很传统的段子被缀入了港台明星的名字,观众立刻就能会心,对包袱的反应就热烈起来。在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岳永逸眼里,这就是与时俱进的都市曲艺应有的特点。

  文化越多元,越应该扎根本土文化,方言并不像想象的那样听不懂

  中华曲艺学会名誉会长、曲艺理论家常祥霖因为夫人是上海人,把上海当成了第二家乡,回到“家乡”研讨曲艺,让他止不住话匣子,同时也盛赞此次研讨立意于“都市曲艺”的做法,认为“这是非常了不起的思索的成果”。与会专家也都有同感,觉得跳出曲艺从宏观层面来探讨曲艺的生存与发展,本身就是一件与时俱进的事情。专家们认为,都市曲艺要注重文化内涵,扎根本土文化才是智慧之举。

  “在许多大中型城市中,面对多元文化的冲击,很多民族民间文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发展了,很困惑。我觉得,文化越是多元,越应该扎根本土文化,扎根本土文化才是智慧之举。我不反对创新,但目前不是创新的问题,目前是继承得不够好。”北京曲协副主席、相声演员李伟建认为,要想创新,首先就要按照艺术规律来,本土文化就是曲艺应该继承的重要方面。各地不同的接受传统,培育了深受当地老百姓喜爱的本土曲艺,像京津相声和鼓曲,上海的滑稽戏、评弹、上海说唱等,都是很好的例子。

  城市发展带来多元文化并茂的现代景观,但在另一个侧面又显出了城市建设同质化的迹象。与会专家对此不无忧虑,特别提到人口融合使得曲艺赖以生存的方言载体逐渐淡出现代人的生活,强调必须探寻出一条适合现代曲艺发展的路子。最近崛起的一大批年轻曲艺人和他们的曲艺社团显然带来了不少启发。李立山以相声为例指出,本土化的相声保持了相声的根本属性,这也是相声继承的一个最实际的表现。“方言并不像想象的那样听不懂,像《我爱陕西话》《大秦腔》《上海朝九晚五》《公交交响曲》《魅力新疆》《最新研究》等作品,都具有浓浓的本地特色,同时也受到的全国观众的欢迎。”

  都市曲艺要回归剧场,同时上电视、下社区,还要进入网络

  “今天曲艺的发展,首要的还是要坚守乡音;但又不能够死守,要有针对性地面对不同的受众。”岳永逸认为,城市造成了接受习惯很多元的受众群,那么曲艺就应该有针对性地对不同的群体创作作品。葛明铭也呼应,表示都市曲艺要回归剧场,以剧场演出为主,同时上电视、下社区,还要进入网络,形成一种多管齐下应对多元文化消费的态势。

  “我认为都市曲艺的生存和发展最重要的是场地,因为没有场地就培养不了观众。”中国曲协副主席崔凯回忆,当初为了救东北二人转,赵本山说成立一个团队,他也指出重要的是要有场地;后来赵本山有了一个刘老根大舞台,到今天有了十几个刘老根大舞台,演员加起来不超过100个,年收入就突破了1个亿。同时他也指出,过去曲艺的传统是跑码头,其弊端在现在就是不能培养观众,“过去大上海有那么多的场地,才有了那么多的好艺人,所以我们要有一个阵地意识,阵地不能丢”。

  上海大学教授张祖健则把各个层面的全球化趋势看作是一种强关系,认为相声现在是通过小剧场和互联网结合组成了弱关系的关系层。他说:“现在的年轻人往往通过网上找兴趣相同的东西然后发表意见,人和人之间可能不认识,但是以兴趣为主,结成了一个又一个的小圈子,这也成为多元文化消费的重要特征。都市曲艺应该在其中找到切入点。”上海市曲协副主席梅平也认为,既然在多元文化背景下观众的喜好不同,我们也要根据自身的特点,以单一深入的方式确定自己为哪一层次、哪些趣味的观众服务,避免黏性观众留不住,流动观众兜不回。

2001 © 豫ICP备06010539号 感谢紫田网络提供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