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街书会官方微信

曲艺学科建设已“万事俱备”

2016-02-02 17:11:47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数十年的一线教学科研和实践经验,6000余种研究成果,超九成从业者的共同诉求,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

  曲艺学科建设已“万事俱备”  

  “当前建立曲艺学学科时机已经成熟,条件已经具备。”这是来自近日举行的首届全国高等院校曲艺教育论坛上的声音。

  事实上,不论从曲艺艺术的历史积淀还是当前的发展现实和实际需求来看,建立曲艺学科已然呈现出万事俱备的态势。因为目前的曲艺艺术已初步具备一门独立学科应当具备的条件——独立的研究内容、成熟的研究方法、规范的学科体制。

  规范的学科体制来自不断地教学科研实践。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一批教育工作者与曲艺工作者深感曲艺高等教育的重要、迫切和不足,在不同类型的一些高等院校开设曲艺专业,进行教学实践,积累了丰富多样的高校教育经验。对此,中国曲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董耀鹏举例说,中国北方曲艺学校并入天津艺术职业学院并设立曲艺系,苏州评弹学校与江苏联合职业技术学院合作办学,探索培养曲艺大专毕业生,辽宁科技大学艺术学院从2004年开始招收曲艺本科生,北京城市学院从2015年开始招收曲艺与社会文化类本科生;辽宁大学、上海戏剧学院、南阳师范学院、平顶山学院、聊城学院等一批高等院校考虑当地社会需求,也纷纷开设具有本地曲艺特色的大专或本科教学。此外,中国艺术研究院曲艺研究所从2002年起培养硕士,2009年开始培养博士,至今已培养多届曲艺方向的研究生。应当说,这些教学实践、教学探索和教育方法、教育经验为形成规范的曲艺学科体制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为学科建设积累了宝贵的一线教学科研实践经验。

  说到独立的研究内容,毫无疑问,拥有两千多年发展历史、数百个曲种的曲艺艺术有太多值得我们研究的内容。具体而言,曲艺的本质特征、技艺技法、创作音乐、受众传播、行业规范以及内在的思想观念、道德规范、价值取向等都值得深入研究。不仅如此,新中国成立之后,曲艺工作者以巨大的热情和充沛的干劲,运用不同的艺术样式,积极投身曲艺事业的建设和改革,同时搜集和整理了一大批曲艺方面的文物实物和历史资料,也出版了一大批曲艺研究成果。

  中国文联曲艺艺术中心的调查显示,截至2014年底,中国国家图书馆馆藏曲艺类图书及中国曲协现存曲艺类图书资料共计6953册。2014年7月,中国曲协与辽科大正式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并初步商定首批推出《中国曲艺艺术概论》《中国曲艺发展简史》《中华曲艺书目内容提要》《中国少数民族曲艺艺术》《评书表演艺术》《相声表演艺术》《快板书表演艺术》《苏州评弹表演艺术》等系列高校曲艺教材。这套教材计划于今年年底完成、明年上半年出版发行。

  所有这些,都是曲艺学科建设赖以建立的资本和可以利用的资源。而这些丰硕成果的取得,也必然建立在成熟的研究方法基础之上。尤其是《中国曲艺志》的启动编纂和最后完成,基本摸清了中国曲艺丰富多彩的历史家底,考订确认了数百个曲艺品种的源流关系,大体廓清了构成曲艺艺术学科框架的逻辑边际,梳理保存了大批曲艺文化的珍贵资料,初步回答了有关曲艺艺术文化构成的一系列重大问题,基本构建起了空前全面的曲艺艺术知识体系,聚拢锻炼出一大批比较精通有关曲艺艺术史志研究的学术队伍。

  “曲艺作为一门独立的艺术学科,必须有自己的理论体系。”天津市艺术研究所曲艺理论家高玉琮表示,民国时期学者们的著作是对曲艺进行深入研究、建立曲艺学学科的重要基础。新中国成立后,更多的专家学者对曲艺进行研究,出版了大量曲艺史学、表演、音乐等方面的书籍。特别是上世纪80年代,由中国曲协与有关部门共同编纂的《中国曲艺音乐集成》和《中国曲艺志》启动以后,全国各省区市理论工作者和曲艺艺术家几乎全部出动,在完成两套大型丛书编撰工作的同时,先后撰写了许多有学术价值的曲艺理论专著和文章,并就各地所流行的曲种和曲目进行了专门研究,为进一步充实新的“曲艺史论”研究提供了翔实可靠的资料。在此基础上,由中国艺术研究院曲艺研究所牵头承担编写的《中国曲艺通史》和《中国曲艺概论》2005年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新的一“史”一“论”不仅是目前最新的史论著作,更是曲艺学学科建立的深厚基础。

  “时代呼唤中国曲艺学的建立。”中央民族大学音乐学院教授柯琳的深切感受并不是一句口号。根据中国曲协今年3月以来的问卷调查显示,96%的一线曲艺从业者认为当前亟须建立中国曲艺学学科,其中,64%的人认为曲艺学学科的建立将有利于培养大批高素质复合型曲艺人才,57%的人认为建立曲艺学有利于弥补传统师承方式的不足,54%的人认为曲艺学科有利于完善艺术学学科门类建设。特别是84%的人表示在时间精力允许的情况下,会选择进修曲艺学本科学历或研究生学历。应当说,建设曲艺学学科是曲协组织和曲艺从业者的共同诉求,是曲艺教学科研院校老师和同学们的强烈愿望,更是时代与人民赋予曲艺的庄严职责。

  今年年初,中央印发的《关于加强和改进党的群团工作的意见》明确提出加强群团工作学科建设,为曲艺学学科建设破题提供了政策依据;教育部、文化部联合给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曲协主席姜昆今年在全国政协会议上关于《突破传承困境 设立曲艺学学科势在必行》提案的答复表示,完全支持曲艺学学科建设。

  柯琳表示,当前,中国曲艺已进入建立学科的发展阶段,具体反映在多个方面:中国曲艺学真正被作为一门学科,进入教学和研究范畴,迈入专业化、系统化和科学化的发展阶段;从本质上产生了相关调查报告、论文和著作,以及由国家、各省区市文化部门共同编撰总结的曲艺资料;中国曲艺学研究队伍逐渐壮大,并在中国曲协的带领下,形成一批注重实践、学风严谨的曲艺研究人才。首届全国高等院校曲艺教育论坛,更是进行了思维方法、研究方法、及教学方法的研讨,显示出中国曲艺学形成时机已成熟。

  “建立中国特色曲艺学科的时代号角已经吹响,建立中国特色曲艺学科的工作队伍已经集结,学科的建立,归根到底取决于我们的批判精神、建设心态和扎实行动。只要全国曲艺同仁团结一致,集思广益,群策群力,始终不渝,我们就会积小胜为大胜,积跬步而致千里,最终实现创建中国曲艺学这一当代曲艺人的光荣梦想。”对于已经万事俱备的曲艺学科建设,正如董耀鹏所言,广大曲艺工作者、研究者充满期待。

2001 © 豫ICP备06010539号 感谢紫田网络提供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