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宝林的“文革”遭遇

2016-02-17 08:05:43来源:知识窗

        “文革”中社会上流传了许多批斗侯宝林时的乐子。内容是:“朝鲜战争是我发动的”、“邢台地震是我搞的”、“我妄想搞第三次世界大战……”等等,笑话连篇。这些传说,是受压抑、心情郁闷的人们有意加工、讹传的子虚乌有的产物。
造反派心中的“死老虎”
事实上,侯宝林面对被“打倒”的境况,非常理智。揪斗他的第一天,还未等“红卫兵”冲进屋去,他已经听见响动,主动迎立门口“束手待毙”。然后,大步流星地走在被批斗队伍的前面。举扫帚、按脑袋、强行推搡,侯宝林都能“聪明”躲过。而且,他还早已更换了“行头”。他认为,穿高级衣料的衣服,会使生活水平低的人嫉妒,有向无产阶级“示威”之嫌;穿绿色的,有“乱军”的意味,“红卫兵”看着不舒服;穿带“补丁”的,会让人说形左实右,所以,穿的是很普通又合时宜的粗布旧衣,然后,凹胸、低头、溜肩、看地,“角色”进入得自然,贴切。
在交代问题时,也与他“进入角色”的形象表里如一。当有人站出来揭发他1958年下放时,见马路上路灯少,灯泡不亮的状况,竟说它们也“精简下放”啦。侯绝不分辩,不但承认是对“下放”政策的不满,甚至是对“三面红旗”的攻击,上纲上线,毫不“对立”。这使他少受了许多皮肉之苦,成了“造反派”心目中的“死老虎”,转移了“造反派”在他身上的视线。
“劳改”不忘“砸挂”
可是,一旦当侯宝林感觉心情好的时候,“本质”又暴露了。
下放到河南淮阳 “五七干校”,每天早晨要背一段毛主席语录,然后才能干活。于是他选择了一段“因为我们是为人民服务的”。背完这句话,敏感的造反派摸不着头脑了:侯宝林虽然背的是毛主席语录,但他的心态是什么呢?是不是在说,因为他为人民服务,所以才来干这不是人干的活?还是因为他是为人民服务的,不应该来干活?甚或是干这样的活,不是为人民服务?于是批判他:“你有资格为人民服务吗?”
第二天,侯宝林改了,背的是“不管你是什么人,只要你说得对,我们就照你的办”。造反派更生气了:“你说我是什么人……”
一次,侯宝林让同在干校的薛宝琨给他理发。薛宝琨理发的手艺是真不怎么样,一些该理发的人也不让薛宝琨理,可他却不在乎:“当年说相声时留分头我是第一个,相声演员穿西装我也是最早的。现在叫 ‘返璞归真’,我这个和尚就由你‘剃度’了。”已经理完了发,他说:“这头剃得还可以,可你只能做男活儿,女活儿你可千万别揽。”薛宝琨不解,问:“为什么?”他说:“你看你那只手,理发不是扶着人家,而是搂着抱着。这谁受得了啊!”他已经被“劳改”了,可还忘不了“砸挂”(相声演员之间彼此戏谑逗笑的一种手段)。
毛泽东保了侯宝林
  后来,还是毛主席保了侯宝林。1974年8月,毛主席亲自提名侯宝林为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继而要听侯宝林的传统相声。转年的1月,侯宝林为毛泽东主席录制了 《关公战秦琼》《戏剧与方言》《改行》等12段录像。因为侯宝林在“文革”前基本上都是在电台录音,还没有电视录像。这批录像也就成了他艺术形象能够传世的珍品。
  大家都知道,美国总统里根原来是个电影演员。一次,有一位对中国政治制度持有偏见的西方记者问侯宝林:“侯先生,里根是个演员,但他后来当了总统。您也是演员,您认为您能有此殊荣吗?”显然这是一种挑衅。侯宝林听了,很平静地回答:“里根是二流的演员,所以他改行了,而我是一流的。”这回侯宝林说相声擅长“现挂”,一次他给毛主席等领导人说相声,说着说着就兴奋起来,现场发挥说了句“读书死,死读书,读书读死不如不读书”。毛主席听了,脸上露出笑容,眼神里充满了惊异和钦佩。还有一次,侯宝林与郭全宝合说《戏剧杂谈》,当他说到自己“42岁研究了50年戏剧”时,郭全宝拦住了他,问:“噢,42岁,研究了50年戏剧,这不是矛盾了吗?”他迅速又十分流利地应答:“这个矛盾是可能产生的,而且是应该产生的。任何一个事物都会有矛盾存在的,那就看你有没有办法使这个矛盾统一起来。不然的话,就会形成对立,继续发展下去。这是个法则问题喽!你不懂啊!”这不是毛主席的《矛盾论》中所阐述的观点吗?在这里了,他用得非常恰当。毛主席笑了,周总理更是笑着直拍毛主席的肩膀。答真是绝妙之极!


2001 © 豫ICP备06010539号 感谢紫田网络提供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