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侯门”遗产纠纷案背后真相

2016-02-17 09:41:06来源:《 国际金融报 》作者:丁一鹤

   2010年8月20日,僵持了三年多的侯耀文遗产案终于有了结果,侯耀华与侄女侯瓒在和解协议书上签字,双方握手言和,并就侯耀文骨灰何时安葬、遗产如何处理等关键问题达成一致。这场热闹了3年之久的“侯耀文遗产案”,深度披露了“侯门恩怨”背后不为人知的真相,曝出鲜为人知的侯氏家规,以及侯耀华与侄女侯瓒“结仇”的种种缘由。

  当法律遭遇家规,当理性遭遇亲情,当道德遭遇金钱,这场侄女与伯父之间的博弈在法庭上非常态地上演。走上法庭的原被告要么是血脉相连的至亲,要么是同门学艺的师兄弟,这种至亲关系本该是最真最久的。那么,是谁动了侯耀文的财产?侯耀文的遗产到底有多少?又是谁把家族内部的遗产问题搞成娱乐事件?

  相声名家驾鹤去

  侯门迷案深似海

  2010年5月27日,北京市西城区法院组织原被告双方,对侯耀文的生前物品进行了首次全面清点,法院查明的侯耀文银行存款仅有100多万元,而且大多都被牛成志取走。扑朔迷离的侯耀文遗产纠纷愈演愈烈,已然成为一场娱乐事件

  2007年6月23日,侯耀文突发心肌梗塞去世。侯耀文经历过两次婚姻,生下两个女儿,大女儿侯瓒29岁,小女儿侯懿珊12岁。侯耀文去世后,侯瓒将妹妹告到北京市西城区法院,侯瓒的目的是通过诉讼确认自己和妹妹是遗产第一顺序继承人。

  继承官司未了,第二起官司又上身。由于侯耀文购买的玫瑰园别墅所欠银行的房贷超过1年无人偿还,银行将侯瓒及开发商告到昌平区法院,要求偿还70余万元欠款。

  最后侯瓒与开发商达成协议,将玫瑰园别墅退回开发商,由此了结与银行之间的债务纠纷。侯耀文购买玫瑰园别墅时的价格在800万元左右,而目前市值约在2500万元左右。关于这份协议的内容,侯瓒的律师陈旭表示“保密,绝对不能说”。

  侯瓒在西城区法院先是状告妹妹以求查清财产,接着又将妹妹变更为原告,将伯父侯耀华、侯耀文好友牛成志、关门弟子郭晓小及妻子刘一为被告。侯瓒的理由是,在未得到她的同意下,牛成志取走侯耀文名下的多笔银行巨款,郭晓小夫妻拉走了玫瑰园别墅的所有物品。

  此后,郭晓小将侯瓒诉至朝阳区法院,讨要为侯耀文购买轿车时垫付的车款、税费。而在2010年4月29日,郭晓小又突然撤诉。

  连续三场官司,使得这场遗产纠纷案变得迷雾重重。2010年5月27日,西城区法院组织原被告双方,对侯耀文的生前物品进行了首次全面清点,法院查明的侯耀文银行存款仅有100多万元,而且大多都被牛成志取走。

  扑朔迷离的侯耀文遗产纠纷愈演愈烈,已然成为一场娱乐事件。

  人去财散楼亦空

  伯侄交恶伤感情

  “侯家家规规定,亲人去世,财产1年以后才可以进行分配。”被告方律师刘峰摆出三个细节,他认为这是导致侯耀华与侯瓒矛盾激化的起因

  这场“侯门恩怨”随着2010年6月4日西城区法院的开庭审理,双方在法庭上唇枪舌剑,种种鲜为人知的细节直逼事件真相。

  在开庭之初的法庭调查阶段,侯瓒的律师陈旭首先发难说:2007年7月7日,在侯耀文追悼会之后,侯瓒和侯懿珊的母亲袁茵与侯耀华商量遗产的清理问题,被侯耀华拒绝。一年后的2008年8月22日,袁茵才取回侯耀文的奥迪车、玫瑰园房屋钥匙等物品,但不久玫瑰园房内物品被搬空。通过法院的调查得知,侯耀文的巨额存款被牛成志取走,郭晓小、刘一夫妇等人用车将侯耀文位于玫瑰园50号别墅的全部物品拉走。

  陈旭律师称,侯耀华从主持料理侯耀文后事起,就掌控了侯耀文的车辆、个人物品、存折(卡)等所有遗产,从没有主动邀请两原告清理遗产,更没有将遗产返还给原告的意图。 

  陈旭在简要叙述被媒体广为报道的遗产纠纷过程外,还向法庭提出了返还取走的银行现金及侵占的遗产等5项诉讼请求。

  被告方的律师刘爱明、刘峰显然有备而来,原告的诉讼请求立即招致了被告律师的全面反对。在答辩中被告律师刘峰描述了当时的情况:侯耀文死亡事发突然,侯耀华立即让徒弟通知侯耀文的女儿,并出面操持丧事,想尽最大的努力让自己弟弟平静离开人世。2007年6月24日,侯耀华将侯耀文奥迪车的车钥匙交给侯瓒,侯瓒说养不起,没有接受钥匙。此后这辆车长期存放,导致电瓶没电,电脑程序失控,侯耀华对该车进行了保养,并交纳了所有的税费和罚款,交给了侯懿珊的母亲袁茵。

  刘峰律师称:侯耀华真正实际控制的物品只有一个,就是侯耀文生前随身的手机。在火化时,侯耀华亲自把手机放在了侯耀文兜里火化了。侯瓒曾有多分遗产的想法,而且多次拿走侯耀文生前物品。

  “侯家家规规定,亲人去世,财产1年以后才可以进行分配。”刘峰律师摆出三个细节,他认为这是导致侯耀华与侯瓒矛盾激化的起因:

  一是侯瓒两次委托律师向侯耀文所在单位中国铁路文工团发出律师函,称侯耀文遗产应当由侯瓒继承。侯耀华认为侯瓒以惟一合法继承人身份自居,侵害了侯懿珊的权利。

  二是2008年5月侯瓒向侯耀华要求借款60余万元,用于出国留学和偿还房屋贷款。侯耀华因为不借钱导致伯侄反目。

  三是2008年6月23日侯瓒与母亲到中国铁路文工团,以侯耀文骨灰证丢失为名,让总团开出证明,到八宝山公墓换了一个新的骨灰证,使侯耀华无法凭证取出弟弟的骨灰安葬。

  基于以上矛盾,侯耀华停止交纳玫瑰园的房屋贷款,又将相关单据和奥迪车交给了侯懿珊母亲,侯耀华此举使矛盾进一步扩大。

  生前荣耀身后债

  巨额遗产谁在动

  对于这些遗产的处置,刘爱明律师表示,侯耀华自认有责任,如果当时把所有的问题都落实到书面文字上签下协议,就不会出现今天的问题。但刘峰律师同时又抛出一连串的疑问:这一点可能做到吗?哪个家庭会这样做?果真这样做,这个家还叫家吗

  那么,侯耀文身后的遗产究竟是怎样处置的呢?刘峰律师当庭解密了遗产处置的诸多细节。

  2007年6月24日,在侯耀文去世后的第二天,侯耀华对侯耀文的徒弟说:“看看你们师傅外面是不是有账,让侯耀文安安心心干干净净地走,不能欠人家的债。”

  经查询得到具体数额后,侯耀华又说:“看看够不够,不够我出。”

  除了个人欠债之外,牛成志说:“邯郸的一个企业预付过20万的广告费,但广告没做,侯耀文就去世了。”侯耀华说:“那就把钱赶紧还给人家,为了侯耀文的名誉,也为了债权人的利益和情谊二字。” 

  刘峰律师说,侯耀华的提议得到在场师兄弟的一致赞成。当时侯瓒也在场,表示一切听伯父的。当时在场的还有相声名家石富宽、师胜杰。石富宽说:“这个事发生突然,孩子们(包括徒弟)都很辛苦了,不能再让孩子们经济上受损。” 

  刘峰律师还提到一个细节,袁茵在得知侯耀文去世的消息后,来到玫瑰园对侯耀华说:“二哥,我现在的身份也帮不了您什么忙,侯耀文的后事就托付给您了,车是侯耀文最喜欢的,先不要卖。”

  随后,在侯耀华的主持下对财产进行了处置。侯耀文银行卡的密码只有好友牛成志知道,于是侯耀华请牛成志帮助清偿侯耀文的相关债务。牛成志2007年7月2日先将现金10万元存入刘某的卡中,7月4日将现金20万元返还给邯郸康德公司,将剩余的848832.82元交给了侯耀华。

  这笔款项中,侯耀华的支出为:2007年7月6日,向陈某返还现金人民币10万元,9月15日向中视传媒北京公司返还演出定金8万元,9月交纳玫瑰园物业费、税费、电费、燃气费约13万到14万左右。 

  另外,侯耀华2007年分三次存入银行51万余元,偿还玫瑰园房贷,代缴交通违章罚款1400元,其他支出还有承租天通苑房屋存放侯耀文遗产的租金11.76万元。

  而奠仪款的支出用于修墓地,其中包括墓地购置费40万元人民币,墓地建造费32万元,装潢36万元。这些钱中除17万元是侯耀文徒弟们捐赠之外,其他由侯耀华支出。但此后由于遗产纠纷引发的几起连环官司,侯耀文的骨灰至今未安葬。

  侯耀文去世后,首选墓地是八宝山革命公墓,按照侯耀文生前的副局级别,最多只能批地3平方米,但每平米的价格是50万元。由于价格太高,师兄弟们想到侯耀文生前喜欢宽大敞亮的住处,不如选别的地方能够大一些,大家也好祭拜。随后侯耀文的大徒弟联系了天寿陵园,经过侯耀华认可,将该墓地定了下来。

  据刘峰律师介绍,2008年4月中旬侯瓒也来过墓地,并在当地吃的饭。2008年5月中旬,墓穴部分初步完工。师兄弟们表示要对师傅尽一分孝心,主张捐款,侯耀华开始并不同意,因为大家的经济条件不一样,有的师兄弟生活已经很拮据就不要再出钱,最后共收到捐款17万元。 

  世人关注的玫瑰园别墅家具物品被搬走,是双方争论的焦点。被告律师刘峰介绍了当时的情况:由于侯耀文在玫瑰园别墅内猝死,民间习惯认为这个房子不吉利,葬礼后玫瑰园别墅基本没有人去了。后来连续接到玫瑰园物业催交物业费的电话,侯耀华让郭晓小去交纳。

  玫瑰园的房子漏水,但因欠了物业费,加上房屋没人居住,物业不给维修。大家商量后,决定将二楼三楼的物品搬到离侯耀华近一点的地方。刘峰律师坚称:侯耀华将此事通知侯瓒后,侯瓒表示听大家的。在搬运过程中,侯瓒和母亲还到过天通苑63号楼存放物品的地方看过这些物品。 

  这些物品自2007年8月8日开始搬运到2007年10月15日结束。但2008年开春后地下室的厨房发现漏水,为了找到漏水点不得已拆除了部分装修,最后发现水管爆裂。无奈之下,只好将橱柜等物品拆下来,于2008年5月20日拉到了侯耀文大徒弟处存放。 

  对于这些遗产的处置,刘爱明律师表示,侯耀华自认有责任,如果当时把所有的问题都落实到书面文字上签下协议,就不会出现今天的问题。但刘峰律师同时又抛出一连串的疑问:“这一点可能做到吗?哪个家庭会这样做?果真这样做,这个家还叫家吗?”

  法律家规谁为先

  不留遗嘱空长叹

  刘峰律师坚称侯耀华无意剥夺原告的继承权,“侯家的规矩是亲人去世,其财产一年后才能分割。在没有完成后事的时候,由于无法最终确定遗产数量,也无法分配遗产。”“家规行规和法律法规哪个大?”这场庭审一直持续了6个小时才宣布结束,最后双方没有达成调解

  在法庭质证阶段,原告侯瓒的律师陈旭提交了多份证据。最主要的第三份证据是侯耀文生前居住的玫瑰园别墅被搬空的照片及影像。 

  对于原告的证据,被告方申请证人北京市都王烤鸭店副总经理陈晖出庭作证。陈晖当庭说:“侯耀文去世三四天后,侯瓒曾到玫瑰园别墅拿东西,她装好后要我帮着把这些东西拿到车里,装的什么东西我不知道。另外,侯耀华主持处置后事,侯瓒表示一定听伯父的,牛成志取钱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侯耀文留在现在最值钱的,是侯耀文的指甲,我们当时把侯耀文的指甲剪下来转给侯瓒。我可以说是侯耀文的干儿子,我与侯家的关系很亲密,我的证言真实可信。”陈晖陈述完毕之后。原告席上的侯瓒难以抑制情绪几次落泪,在律师的安慰下才没有退庭。

  对于陈晖的证言,陈旭律师反驳说:证人称在侯瓒的授意之下拿过两三个袋子的东西,拿到侯瓒男朋友的车子里,但证人并没有说明他拿了什么东西;牛成志取钱的事情,除了他们在场各位自以为是可以取钱的人之外,本案原告并不知道。

  随即,被告律师又抛出了一份令人意想不到的证据。这份经过北京长安公证处公证过的证言,证人是侯宝林养女郝女士,已经78岁。

  郝女士证明说:侯耀文去世后,我接到侯耀华的通知,第二天我到了北京玫瑰园住在一楼,侯瓒和男友在办理丧事期间住在二楼。她将楼下的一些尺寸在两尺之内的摆件,让徒弟们帮着搬上楼。我看到侯瓒从二楼下来,拿着一个一尺多见方的包,见到我时愣了一下,侯瓒将包装到车里就走了。侯耀华知道侯瓒拿东西的事情后,问我她拿走东西怎么不管呢?我说她是他闺女,拿就拿吧。为此我与侯耀华吵了一架,侯耀华说她拿走了还有侯懿珊的。

  郝女士的证言中还提及另外一个细节:办完丧事后的两三个月,侯瓒三次来看我,她问我这里有没有她父亲的东西,把我的家翻了一遍。

  侯瓒律师陈旭对郝女士的证言完全不予认可,陈旭当庭反驳说“作为晚辈,侯瓒可能到长者家中翻了一遍又一遍吗?这个说法没有任何依据”。

  在整个庭审过程中,侯耀文124万余元及1万余美元存款,被取出后的支出情况的举证质证过程最为漫长。被告方律师提交了几十份证据,原告方大多都不予认可,逐一反驳。

  法院在开庭前进行的全面调查登记,经过法庭调查后,原被告双方共同认可的数额为:经由被告牛成志转账或提取的款项共计24笔,合计124.88万余元、10699.23美元。这些款项除牛成志经手还债之外,剩下的钱全部交给被告侯耀华。这些款项的去向为:交物业费用100012.21元、违章罚款1400元、偿还房屋贷款523683.17元、归还借款20万元、退还演出费8万元、退还广告代言费20万元。

  在庭审的最后阶段,双方就争议焦点问题展开了激烈争辩。陈旭律师说:“6月23日是侯耀文去世三周年的日子,我们希望通过今天的庭审,让故去的人得到安息。”

  而原告侯懿珊代理人发表辩论意见时,首先感谢了侯耀华等4位被告为侯耀文所做的大量工作,然后声情并茂地说:“亲情应该是最真、最久的感情,四被告或是原告的伯父、或是师兄、师弟,这种至亲的关系本不应走上法庭对簿公堂,大家都不想看到今天的情景,故去的侯耀文更不希望发生今天的这个诉讼。我的委托人不想把自己的家族内部的遗产问题搞成娱乐事件,那样是对逝者的不尊重,也是对亲情的践踏。”

  而刘峰律师坚称侯耀华无意剥夺原告的继承权,“侯家的规矩是亲人去世,其财产一年后才能分割。在没有完成后事的时候,由于无法最终确定遗产数量,也无法分配遗产。”

  “家规行规和法律法规哪个大?”陈旭律师反驳说。这场庭审一直持续了6个小时才宣布结束,最后双方没有达成调解。

  2010年6月17日,侯瓒通过新浪网发布了一封措辞激烈的公开信,对各种针对她的质疑一一作出回应。

  一是关于“父女感情”的问题,侯瓒认为被告在庭审当中对她和父亲之间的感情问题提出质疑,是让人们认为侯瓒是个为了一己私利而不惜与家人对簿公堂的无情之人。侯瓒认为这太过狠心、太过残忍了!侯瓒不相信公众可以轻易被这种无中生有的质疑所蒙骗。

  二是关于“入土为安”与“家族墓地”之说。侯瓒表示打官司的目的是要搞清楚捐款的细节与数额,以便让侯耀文入土为安,另外侯瓒认为被告编造了骗取骨灰证的事情,再就是建家族墓地一说不能仅就侯耀华一人做主。

  三是关于侯瓒“擅自从玫瑰园拿走物品”的问题,侯瓒认为被告此举,是暗示遗产的“完整性”已被侯瓒破坏,无法将遗产“完璧归赵”。

  最后,侯瓒认为侯耀华歪曲事实,借讲“礼”不讲理。侯瓒在这份公开信中最后说:“我只是希望这一切能尽早、平静的结束,不要再给家庭加上新的伤痕,让离开的人有尊严的离开,让活着的人安静的生活。”

  【尾声】

  2010年8月20日,僵持了三年多的侯耀文遗产案终于有了结果,侯耀华与侄女侯瓒在和解协议书上签字,双方握手言和,并就侯耀文骨灰何时安葬、遗产如何处理等关键问题达成一致,侯跃文的骨灰将于明年清明节葬入天寿陵园。

  侯门官司开始的发展局势似乎要闹到等法院的判决才能罢休,岂料双方当事人半途改变态度,使这场官司提前结束,可谓出人意料。8月20日,原告侯瓒本人及妹妹的母亲赶到法院,在和解协议书上签字。据承办法官孙丹玲介绍,根据我国民事诉讼法有关规定,双方达成调解协议并能够即时履行的案件,法院可以不制作调解书。而本案在双方达成协议后,法院并没有制作调解书,已经做结案处理。

  被告侯耀华等人的代理律师刘峰告诉称,这次和解,除了双方当事人,也是很多亲属、朋友共同努力的结果。对于调解书的详细内容,刘律师表示不方便对外透露。他说:“只有亲情是最难以割舍的,这个案子最终能以和解方式结案,是亲情和理性平息了这场风波。”

2001 © 豫ICP备06010539号 感谢紫田网络提供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