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连元收徒严格 几十年只收5名弟子

2016-02-17 09:07:11来源:沈阳晚报作者:关力制

 田连元淡泊名利,从艺一生只收了五名弟子。沈阳晚报、沈阳网记者获悉,昨日凌晨,田连元大弟子张洁兰驱车赶到沈阳,去医院探望了师傅,又去田老家里慰问了师母刘彩琴和其他家属。记者在上述两地采访了前来慰问的人士,更了解到田老和五个弟子的师徒情缘,以及田老对弟子们的谆谆教诲。据悉,田老幽默地把后辈拜他为师比喻成“上贼船”,“上船容易,乘好船难”。

五个弟子三男两女

  田连元有五个徒弟,三男两女。大徒弟是女弟子张洁兰,她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拜师田连元,后成为中国著名女评书演员。田连元的二徒弟是武警广东边防总队艺术团曲艺队的队长卞志明,他和三徒弟——天津中国北方曲艺学校的评书老师关永超,于2004年底,同一天被田连元收入门下。当时,田连元举行了隆重的收徒仪式,由相声演员王平主持,黄晓娟、赵连甲、王振华、刘俊杰、崔凯等曲艺界人士都前来恭贺。田连元的四徒弟是来自宝岛台湾的女弟子叶怡均,她时任台北曲艺团文教部执行长,兼任台湾艺术大学讲师。 她长年活跃在台湾文化界,是台湾中生代相声主力演员,并担任台湾省各县市及新马地区相声比赛的评委。2007年,叶怡均在沈阳拜田连元为师,田连元的前三个徒弟都到场祝贺。2010年12月,田连元在虚岁70寿宴当天,于本溪喜纳第五个弟子王静,后者毕业于中国北方曲艺学校首届评书班,是天津曲艺团演员。

  收徒严格不为名利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田连元收徒历来十分严格,从来不把收徒当成扩大自我影响的手段,而是再三强调,收徒就是要传道、授业、解惑,并帮助徒弟在艺术造诣上得到真正的提高。几十年来,无数评书界后辈仰慕田连元,想拜他为师,田老总共也只收了5名弟子。他说,田连元特别提携弟子,其中与大弟子张洁兰合作最多。“张洁兰第一次录大书(长篇评书),田老从头把握到尾。上世纪90年代初,田老带着张洁兰上东北三省春节晚会,合作的双人评书大受好评。此外1999年,田老和单田芳、叶景林、张洁兰合作4人评书《辽沈战役》,其中田老演说共产党一方,张洁兰进行点评。‘三书一评’的表现方法开拓了全新的电视评书的形式,在评书界传为佳话。”

  此外,田老也不忘时时教导徒弟,在收叶怡均时,田老即兴赋了一首“三句半”:“艺海乘长风,带动两岸情,师徒人五个——同行!”而在收徒王静时他说,学习评书艺术“无巧可取、无利可图,只有艰辛奋斗终身”。他透露,田老首次收徒时曾说,徒弟是上了“贼船”,意指说书是付出多、收获少的辛勤工作,“上船容易,乘好船难”。

  俩徒弟昨来沈慰问

  昨日,沈阳晚报、沈阳网记者兵分两路,分别在田连元入住的医院,以及他在沈阳的住所守候,了解田老病情和曲艺界人士前来慰问的进展。

  记者了解到,田老的大徒弟张洁兰,昨日凌晨四点驱车赶赴沈阳,先前往医院探望老师,之后来到田老的住所,情绪低落的她婉拒了记者的采访;昨日晚些时分,二徒弟卞志明也从广东飞来沈阳。此外,省曲艺家协会主席崔凯,沈阳相声界知名创作人、曲艺作家郝赫等曲艺界人士都纷纷赶往田老沈阳住所慰问。田老的家人情绪非常悲痛,在众人的劝慰下,昨日下午,田老妻子刘彩琴的情绪才稳定了一些。一位田老的亲属告诉记者,获悉田家出事,很多全国曲艺界人士都想第一时间赶来,但家属们都劝他们不要来了,“这个节骨眼上,我们只希望老人能够平安,好好治病,好好休息。大家的心意我们领了。”

  在医院,一位曲艺界人士神色黯然地对记者说,田老没什么爱好,不怎么看电视,也不上网,偶尔就是看看评书。他说,尽管电视评书这几年离观众越来越远,但田老始终觉得评书绝不会灭亡,“大家还要继续努力,保护这门独具魅力的艺术。”

2001 © 豫ICP备06010539号 感谢紫田网络提供的支持